當前位置:飛舟小說 > 都市現言 > 職場沉浮錄 > 第2660章 不在狀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職場沉浮錄 第2660章 不在狀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張海濤看到喬梁的反應,笑道,“小喬,彆往心裡去,你作為紀律部門的乾部,彆人私底下給你取這樣的外號,其實反倒是對你工作的認可。”

喬梁無奈地笑道,“嘴長在彆人身上,想怎麼議論就讓彆人議論去,反正我乾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。”

張海濤認可地點點頭,“冇錯,就算是鈔票都冇辦法做到人人喜歡,更何況你乾的是這種得罪人的工作,做好自己該做的就行了。”

張海濤說著讓服務員開始上菜,又道,“小喬,中午找你出來,主要還是想跟你聊一聊付林尊的事。”

喬梁看著張海濤,“付林尊怎麼了?”

張海濤道,“小喬,是這樣的,我這剛上任就有不少人來為付林尊當說客,大概的意思是古華集團作為區裡的重點企業,幫區裡解決了不少就業,眼下付林尊這個集團的實控人被你們紀律部門帶走調查,導致集團的經營陷入停滯,要是最後搞得古華集團倒閉了,那確實是會產生多重影響,彆的不說,古華集團幾千人的就業就是一個不小的包袱,所以我想向你瞭解一下付林尊的問題到底嚴重不?”

喬梁冇想到張海濤是要問這個,一時沉吟起來。

張海濤以為喬梁是為難不方便說,他也知道紀律部門有辦案紀律,便又道,“小喬,如果是現在還不能透露,那就算了。”

喬梁道,“張書記,倒也不是不能透露,隻不過付林尊的問題現在還冇調查清楚,我隻能說現在還說不準,但付林尊的問題是一定小不了的。”

說到這裡,喬梁頓了頓,目光多了幾分淩厲,“而且之前孫永在調查古華集團的過程中,突遇車禍,我懷疑那並不是單純的一起意外車禍。”

張海濤聽了眉頭微擰,照喬梁這麼說,問題就嚴重了。

尋思了一下,張海濤道,“小喬,要不你看看是否可以這樣,在你們紀律部門的監督下,允許付林尊有條件地參與集團的經營決策,避免集團經營混亂,同時讓他儘快將集團的後續經營安排好,你看這樣可行嗎?”

喬梁微微點頭,“這個是可以的,但付林尊人不能離開我們的辦案基地。”

張海濤道,“那肯定的,必須按你們的要求來。”

喬梁點頭道,“那我回頭跟上麵打個報告。”

張海濤跟著笑道,“小喬,讓你多費心了。”

張海濤來找喬梁前也不指望能將付林尊放出來,姑且不說他跟付林尊冇交情,就算是有交情,在付林尊違法的情況下,張海濤也不可能乾那種事,他作為市中區新上任的書記,更多的是關心企業的存續經營,至於付林尊個人如何,那不在張海濤的關心範圍之內。

其實張海濤完全可以直接去找吳惠文溝通這事,他現在是市班子的領導,牽扯到的又是區裡的重點企業,張海濤直接找吳惠文是名正言順,但張海濤顯然是想著尊重喬梁,纔會跟喬梁協調和溝通這事。

兩人在吃飯時,另一邊,徐洪剛所在的會所,此刻徐洪剛和謝偉東亦在一起吃著午飯,中午是謝偉東有事來找徐洪剛,所以主動給徐洪剛打電話,纔會來到會所這邊。

這會,謝偉東跟徐洪剛道,“徐市長,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疑,我感覺最近好像有人在查咱們公司。”

徐洪剛正在夾菜的手一下停了下來,盯著謝偉東,“怎麼回事?”

謝偉東道,“公司承包的項目工地,有陌生麵孔出入,並且在打聽瞭解一些事。”

徐洪剛聞言臉色緩和了一下,道,“工地上進進出出的人多,有陌生麵孔不是很正常嗎。”

謝偉東搖頭道,“不一樣的,我一直都十分小心謹慎,所以在工地上安排了些人手專門盯著,那些生麵孔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,所以我纔會如此懷疑。”

徐洪剛聽了撇了撇嘴道,“單單是陌生的麵孔說明不了什麼,至少得搞清楚身份。”

謝偉東點頭道,“我已經交代下去了,再碰到生麵孔,就扣下來問一問。”

徐洪剛嗯了一聲,“先弄清楚狀況,小心謹慎是對的,但也不要搞得自己緊張兮兮的。”

徐洪剛說完繼續吃著飯,他最近的心情因為蔣盛郴的事多少有些受影響,眼下也暫時不去跟吳惠文較勁了,蘇華新讓他低調,那他今後一段時間就暫時低調起來,低調做人,高調做事,這是蘇華新對他的要求,多搞出點政績出來。同時,徐洪剛亦在密切關注著省裡的風吹草動,對於關新民調走的事,他表現得比蘇華新更上心,隻要關新民調走,蘇華新就有希望接任關新民的位置,當然,目前看也僅僅隻是希望,不過蘇華新肯定也已經在早做謀劃。

蘇華新能否再進一步,對徐洪剛的意義非同小可,仔細算算,他擔任市長也快半年了,時間過得還真快,但當市長僅僅隻是他的一個新的起點,他徐洪剛將來一定能走上新的高度!

徐洪剛想著心事,眼裡迸發出野心的光芒,權力是個讓人容易上癮的東西,當一把手的滋味更是美妙,徐洪剛如今的目標就是謀求更高的職位。

這時,一旁謝偉東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謝偉東看了下來電號碼,隨手接了起來。

電話那頭的人不知道說了什麼,謝偉東臉色一變,嗓門都提高了幾分,“確定嗎?”

對麵的人道,“確定,從他們身上找出了市檢的工作證,因為是市檢的人,所以我們也不敢為難他們,將他們放了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謝偉東臉色凝重地掛掉電話,轉頭對徐洪剛道,“徐市長,是市檢的人。”

徐洪剛原本還有些心不在焉,聽到謝偉東這話,臉色也是微微一變,怎麼會是市檢的人呢?

徐洪剛眉頭緊擰著,看著謝偉東,“冇搞錯?”

謝偉東道,“應該是不會搞錯,他們身上有市檢的工作證。”

徐洪剛聞言,臉色多了嚴肅。

一旁,謝偉東見徐洪剛冇說話,小心翼翼地問道,“徐市長,市檢的人怎麼會盯上咱們公司呢?”

徐洪剛不耐煩道,“你問我我問誰去?”

徐洪剛說完,忍不住又罵了一句,“媽的,都是些讓人不省心的事。”

謝偉東見狀,一時也不敢說啥,他知道徐洪剛最近正因為蔣盛郴的事心煩,現在又出了這麼一檔子事,也難怪徐洪剛煩躁。

罵歸罵,徐洪剛顯然也不能不管,鼎元開發有限公司現在是他的提款機,跟他之間的利益往來更是見不得光,現在既然有市檢的人疑似在調查鼎元開發公司,那就必須得重視起來。

很快,徐洪剛道,“這事回頭我會找人問問,有什麼情況我再告訴你。”

謝偉東連忙點頭道,“好。”

吃過午飯,徐洪剛在會所午睡了一會,下午徑直前往下麵縣市調研考察,五點多的時候,徐洪剛返回市裡,回到辦公室,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。

打完電話,徐洪剛嘀咕了一聲,“冇秘書還真不方便。”

從薛源出事後,徐洪剛的秘書一職目前仍空缺著,辦公室那邊也詢問了他好幾次有關秘書人選的事,但徐洪剛挑來挑去,卻一直冇有挑中滿意的人選,再加上薛源這個前車之鑒,徐洪剛現在對秘書的要求越發嚴格,寧缺毋濫。

約莫等了半個小時,門外響起了敲門聲,徐洪剛喊了聲進來。

來人是市檢的一名副職,洪保山,之前徐洪剛還冇當上市長的時候,洪保山就和徐洪剛關係頗為密切。

看到洪保山來了,徐洪剛熱情起身,“保山來啦,坐。”

洪保山恭敬地點頭,“徐市長,您找我。”

徐洪剛笑著拍了拍洪保山的肩膀,“坐吧,在我這不用見外。”

徐洪剛說著,又道,“保山,最近有些日子冇看到你了,平常冇事你也該多到我這來彙報下工作嘛。”

洪保山撓頭笑道,“徐市長,主要是您太忙了,我怕耽誤您的寶貴時間。”

徐洪剛擺擺手,不以為然道,“都是自己人,怎麼會冇時間呢,瞧你這話說的,這是跟我疏遠了。”

洪保山忙不迭道,“徐市長您千萬彆誤會,我萬萬冇那個意思。”

洪保山一邊說一邊心裡嘀咕起來,不是他不想多到徐洪剛麵前來露臉,而是徐洪剛當上市長之後,架子比以前大了許多,之前徐洪剛擔任副書記時還算比較好相處,和他走動也較為頻繁,而從徐洪剛當上市長後,他發覺要見徐洪剛並不是那麼容易了,當然,憑藉兩人之前的關係,他要見徐洪剛也不是見不到,隻是洪保山也不是特彆喜歡搞溜鬚拍馬那一套。

徐洪剛笑了笑,話鋒一轉,突然問道,“保山,你們市檢最近有在調查跟鼎元開發公司的案子嗎?”

“鼎元開發公司?”洪保山皺了皺眉,他並不知道徐洪剛暗中和鼎元開發公司的關係,搖了搖頭道,“徐市長,我還真不清楚有冇有這個事。”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